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www_92game_net_head.htm

港台艺人内地捞金百科全解(上)

内地港台 时间:2019-04-12 浏览:
因为你要尊重人家,40出头的夏克立双手摊在胸前,如果我说s姐,她会打我,呼,他抬起右手顺势打了自己一耳光,力度之大,左边的女嘉宾都听到了回音。这是去年10月初播的《康熙来了》(以下简称康熙)中,加拿大籍台湾艺人夏克立引起观众爆笑的桥段。从那之后

  “因为你要尊重人家”,40出头的夏克立双手摊在胸前,“如果我说s姐,她会打我,‘呼’”,他抬起右手顺势打了自己一耳光,力度之大,左边的女嘉宾“都听到了回音。”这是去年10月初播的《康熙来了》(以下简称康熙)中,加拿大籍台湾艺人夏克立引起观众爆笑的桥段。从那之后至今,夏克立再也没出现在这档台湾最红的综艺节目里。因为今年开始,他踏入了内地综艺节目版图。《爸爸去哪儿》(以下简称爸爸3)第三季已播出两集,在首播一天之内,夏克立微博就收获了10万粉丝。不出意外,他将在内地迎来自己事业的新高峰。

  这样被内地薅走的港台通告艺人中,夏克立不是首例。近年来,港台艺人频繁奔赴内地捞金,占据各大卫视和网络的综艺节目。这样的趋势究竟是内地综艺制作土豪任性,两岸三地通告费额差距大,还是港台艺人更具综艺感而被亲睐,如此形势将带给三地的综艺市场何种影响?本期深水娱栏目通过采访三地多名艺人及多家电视台、节目组工作人员,试图找出港台艺人奔赴内地综艺的主被动供求关系,双方共赢下节目、艺人的互选规则及这一轮综艺现象背后两岸三地综艺节目的出路。

  能上新闻联播,在几亿人口面前亮相,黄国伦夫妇做到了许多港台艺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穿着红色西服的黄国伦弹着吉他唱起《我愿意》,寇乃馨在其身旁满眼爱意,这是2014年春节期间央视新闻联播里播出的一个片段。在这段时长近2分钟的新闻联播里,黄国伦谈到了自己的家风和理想的实现。回想起这段经历,黄国伦认为这是几年来,夫妻两人在内地节目上经营的良好夫妻形象,累积而来的“特别境遇”,“我想就算是再大(牌)的经纪人也安排不了上新闻联播吧。”

  2008年左右,从湖南卫视快乐女声试水,黄国伦开始了自己的内地综艺节目之路。从快女评审,到这两年在内地的广泛发展,黄国伦做过节目嘉宾,表演过唱歌,做过访谈节目。初到内地,因为两地“某些笑的梗不太一样”,有时候黄国伦在节目上讲一些在台湾会引起哄堂大笑的梗,这些梗抛给大陆观众,“他们听不懂,没反应。”

  为了做好陕西卫视《唐诗风云会》的评委,黄国伦把小时候念过的唐诗复习了一遍。“节目里有500多首唐诗,国伦看了五万多首才能用唐诗来点评”,妻子寇乃馨替黄国伦记了数。“在节目里,我们不仅可以用唐诗来点评,甚至还用唐诗做梗,开玩笑。”黄国伦说,要不断提升自己,做到这一步,他走了六年。

  从TVB走出来的王祖蓝也是如此。在湖南卫视的《百变大咖秀》中,王祖蓝自毁形象取悦观众,让很多内地观众知道了他的存在,人气急升,借此王祖蓝成为了大火的《奔跑吧兄弟》的固定班底。

  同样,去年的《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吸引了不少港澳台选手试音。选手、评委、嘉宾,制作单位摆出所有能想到的位置给前来捞金的港台艺人,参与内地综艺俨然成为“镀金”的绝佳方法。

  就连“台湾综艺教父”王伟忠也在2013年一年带着旗下艺人先后上了两档内地综艺节目:《中国梦之声》和《中国达人秀》。

  真人秀、选秀节目充斥内地银屏,内地综艺节目气势如虹,捞金的港台艺人纷至沓来。

  其实早在2008年之前,就有香港明星进入广州、深圳、珠海等沿海地区试水。之前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的综艺节目《夺宝奇兵》就曾邀请过诸如曾宝仪、NONO、陈法蓉、洪欣等港台艺人。当时曾有相关节目制作人称,这些二三线的香港艺人,虽然名气没有一线艺人大,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品,观众认知度还是很高。因此,港台艺人第一步的内地吸金试水通常会选择沿海地区,比如曾志伟2008年就担任过广东卫视的“第八届‘明日之星’影视新星大赛”的主考官。2009年又担任广东电视台成立50周年庆典的主持人。

  而近几年来,翻着《爸爸去哪儿》三季的嘉宾单,从林志颖、曹格、吴镇宇,到最近不知名的夏克立,港台艺人几乎走入了大陆每一档反响还不错的综艺节目。

  作为本季《爸爸去哪儿》中唯一一个女孩,国内观众对夏克立父女的表现还在观望中。

  夏克立这名在大陆不知名的加拿大籍台湾女婿如何跨越台湾海峡飞到了芒果台?深水娱栏目联系了夏克立经纪人欲对其本人进行采访。但遭到经纪人回绝称,“因为只有夏克立目前有这样的经验,而他的节目一个还没上,一个才刚上,现在和他聊这些有点太早,也怕不客观。”

  “夏克立之前我也不认识,听说他有个五岁的女儿,很漂亮很可爱,就约他见面”,《爸爸3》的导演单丹霞释疑,前两季节目组就在找外国嘉宾,“但可遇不可求,碰到Poppy(夏克立女儿)我们眼前一亮。”单丹霞称,节目组寻找嘉宾并不追求大咖。除了漂亮外,“他们的教育方式、跟女儿相处方式都让我们觉得很有趣。”单丹霞回应,在内地知道夏克立的人确实不多,但夏毕业于加拿大名牌大学,曾做过《侏罗纪公园》的特效师,在台湾也曾有自己的少儿节目,“很多小朋友喜欢他。而且他的老婆是黄嘉千,一位台湾有很有名的艺人。他的身上有太多不同寻常的特质,有很多招数搞定女儿,总觉得他会给我们很多惊喜。”

  “他(夏克立)运气好,可能会因为这样红一阵子。”台湾年代电视台节目部副总常立欣如此评价夏克立的内地首秀。但从已经播出的“爸爸3”来看,夏克立父女的口碑甚好,却不如刘烨胡军这对CP的受到的关注度来的高。而综艺形式上,内地的综艺节目始终不如台湾那般奔放,夏克立父女的录影目前还处在一个“小心翼翼”的状态。

  什么样的艺人更受综艺节目亲睐? 单丹霞认为,虽然夏克立之前在台湾比如《康熙来了》,是综艺搞笑为主,但在《爸爸3》中,“在女儿面前,他会真实很多。”如此看来,综艺节目最不欢迎的是“假人”,在虚伪状态下完成的真人秀,都是失败的。《奔跑吧兄弟》总统筹周冬梅先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态度也是:“不欢迎端着的。”

  “综艺感”才是导演们欢迎的。在这一点上,台湾和韩国的艺人都比内地艺人更有经验。常立欣介绍,台湾艺人尤其很多通告艺人都是受过训练的,反应都比较快,能即兴发挥。《奔跑吧兄弟》中,“黑人”陈建州客串过一次,拍摄时团队对他的印象是“无聊,又高又闷”,看素材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他能做到永远对着镜头说话,“这是台湾资深综艺咖的习惯”。

  参加过内地综艺节目的应采儿就发现,很多艺人上综艺节目都会去找自己的路线。“综艺感”成为内地综艺节目挑选嘉宾的标准之一。而综艺发展较早的港台艺人深谙综艺感的重要性且修炼了这项本领。

  谈到内地综艺节目,黄国伦和寇乃馨都用了“百花齐放”一词,“什么节目都有,谈话、音乐、戏剧、综艺真人秀、文化、教育,台湾就比较单一。”寇乃馨觉得,这是夫妻两人选择上内地综艺节目的原因之一:看的不是钱,而是影响力,可以把爱、信仰和价值观传递给大家。

  作为的孙女(图左),叶晴晴虽未获很好的名次却几乎成了同届选手中唯一一个被人记住的歌手。

  不少港台歌手为着芒果台所谓“最好的音响设备,最好的灯光舞美”而出山。当时曾有媒体报道,《我是歌手》第三季演播厅采用的音响系统是张学友、宋祖英演唱汇原版配置,总价近千万元,而且被供应商规定不能用于商业以保证设备的高规格。把原本放在体育场给万人享用的设备搬入小小的1200平米演播厅,现场效果多好,于歌手于观众可想而知。

  曾经参加过上一季《中国好声音》的孙晓慧(香港女子唱作组合Robynn & Kendy成员之一,另一成员为孙女叶晴晴)透露,《好声音》中使用的麦克风“都是超高质素,音响质量很好,出来的声音很美。”孙晓慧和叶晴晴觉得主办方在音乐追求方面舍得花钱,所以即使参加节目没有酬劳,“也很想去见识一下。”

  与之相反的是,负责中天电视台经营状况的马咏睿曾到湖南卫视调研,当时他好奇地问,“《爸爸去哪儿》每次拍摄至少要30多台摄像机吧?”对方轻描淡写地说,“还好,大概40多台。”马咏睿复述这一故事时评论:“我把我整个公司所有摄影都调在一起,差不多也就这么多人了,他们只是做一档节目而已。”

  2014年10月,我们的《娱乐连环画》第70期曾记录了已经北上捞金多时的胡杏儿的一天。

  那么作为港台艺人,缘何选择大陆综艺节目?常立欣认为这个道理很简单,“艺人就是往钱多的地方去嘛”,艺人是最现实、对钱的东西最敏感的。“他的嗅觉是,哪边有钱他就往哪边去。”

  台湾综艺节目有钱吗?《GQ》去年7月一篇报道中称,像《康熙来了》这样一档在过去十年间影响了整个华人社会流行文化的电视节目,每集预算(除蔡康永、小S酬劳)只有50万台币(约合人民币10万元),差距高达百倍。而这已经是全台湾制作预算最高的谈话类节目。

  相比起内地《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样一集预算在1000万人民币规模的综艺节目, 一集50万台币,在台湾已算“天价”,普通日播谈线万台币左右。康熙平均每集邀请艺人的成本不能超过5万台币,已是全台湾最高价。平均每集康熙有5名来宾,像沈玉琳、赵正平等效果好的通告艺人,一集酬劳在1到1.5万台币左右,有时会为康熙酌情打折。其他艺人依次递减。所有在宣传期的艺人,无论名气大小,酬劳价格均为1350台币一位(多人团体视为一位)。

  和台湾不同,香港更擅长打感情牌。TVB非戏剧科总监余咏珊就说,TVB请艺人上节目“是用感情去请”。

  “TVB的好处是全世界都没有的,那就是一个市场(香港电视界)只有一间TVB,而看TVB的人数是占整个市场的百分之九十八,所以很多艺人如需要在香港宣传,他们只会上TVB。”余咏珊说,这样看来,没有竞争有坏处也有好处,坏处是“我们好像不用努力(做得更好),但好处是没有竞争的话,艺人要宣传就只会来TVB。”

  余咏珊称,早前邀请吴君如上《娱乐3兄弟》,台里也是动之以情,而车马费只是个别一人的情况,“我们邀请艺人都是动用几十年来培养的感情去请。”

  余咏珊认为TVB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培养很多艺人和幕后。“为何不用钱也可以请,台庆很多艺人愿意回来?因为他们是从小入行到朋友,没有一个地方可做到TVB那样,大家都是识于微时。”

  所以应采儿才会告诉网易记者:大家当然对内地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的价钱会满意一些。

  内地给港台艺人的通告费“可能数倍于,几十倍于台湾的酬劳。”常立欣说,以前的酬劳是台币直接换人民币,“那才差五倍而已,现在可能是台币先乘2或3,然后再换人民币,差那么多。”

  但黄国伦觉得这个“坊间的说法”有夸大的成分,具体到每个人,通告费还取决于“电视台有多少钱,他们多需要你,或者你在这个节目是什么角色。” “这几年我在内地也上过很多大大小小的节目,也跟很多内地艺人聊过,也有一些很小的节目他们能给的费用也比较少,有时候可能比台湾还要少,还是要看你上的节目大小,你是什么咖,红到什么程度,都决定不同的身价。”黄国伦举了一个例子,在他目前参加的一个节目中,导师的价钱会比较高,“因为你是主角嘛,但如果是评委或乐评人,钱就不会多了。”

  “大陆的福利也是台湾没有的”,常立欣说,内地与港台艺人合作基本上“艺人要带多少人去都可以”,包括去的食宿、住宿,还有专门的化妆室,“经纪人、助理、梳化妆、造型师什么的,大陆全部让你带着。”

  常立欣认为,如今大陆综艺节目的质和量整体水准都在提高。对艺人的需求量随之变大,而相反的是,台湾综艺节目在走下坡路。台湾的机会少了,而大陆的机会变多;台湾的需求下降,大陆的需求上升,人才很自然的向大陆移动。

  “目前的情况是,没有去不去的问题,只有有没有人要你去而已。”常立欣觉得这是趋势。对于王祖蓝、胡杏儿等港星北上掘金,余咏珊也认为是大势所趋,“阻止不了,钱太多了”。

  本期完,下期《港台艺人内地捞金百科》中,将更为详细的为大家描述港台艺人除了在内地批量圈钱外,还遭遇着什么样不同的困苦与无助。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www_92game_net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