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www_92game_net_head.htm

名士精神在“吾书吾画”呈现江宏刘天暐的性情与率真

性情 时间:2019-06-04 浏览:
吾书吾画,也就是我写我心。而这也是江宏和刘天暐两位书画家的共同特点,二人都是海上名家之后,都有名士风度,他们的这次联袂展出,让人感受到了那种源自青藤白阳的一吐胸中块垒的痛快。 江宏曾任上海书画院执行院长,现为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中国画院

  “吾书吾画”,也就是“我写我心”。而这也是江宏和刘天暐两位书画家的共同特点,二人都是海上名家之后,都有名士风度,他们的这次联袂展出,让人感受到了那种源自青藤白阳的一吐胸中块垒的痛快。

  江宏曾任上海书画院执行院长,现为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书画院画师。长期致力于中国绘画史研究,著有《名作的中国绘画史》等,历时十三年编了十三卷浩瀚的《中国书画全书》等。在海上书画界,江宏以江宏洒脱慷慨气而闻名,其书画也多率性之作。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汤哲明与江宏有数十年交情,在他看来:“他(江宏)所钟爱与独擅的山水画,虽亦上溯元宋诸家,却始终围绕着由陆氏揭橥或谓强化的这一原则展开。三十年来,我只见到他的进境,特别是由早期的笔笔求来历到如今的删繁就简,却不曾在他身上见到丝毫流行于艺坛的所谓‘变化’;但在他这三十余年的进境里,我更多看到的,是其心境的日益愉悦与澄明。”

  汤哲明认为,江宏画树石,笔墨形制虽源于董巨,却无一例外地走的是造型古拙简逸的路数,特别是树与点景人物的画法:树木大多状如甲虫,出枝更似虫生百足;人物面目扁平,形似鞋底⋯⋯其目的,正在于纵情抒写笔墨生趣,“其画大幅度脱略形似,有利于在纵情笔墨,写其意未必重在形意,正在笔墨意也,是南宗之妙,亦南画之魂,更是江画特色。”

  此前他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回忆其父亲刘旦宅时曾说:“我和父亲曾经一起摹过王羲之的《丧乱帖》、《孔侍中帖》,颜真卿《裴将军碑》等,我们俩兴趣比较相像,我们都喜欢汉唐的气象,略微的差别是他更偏向于唐朝的绚烂,我比较喜欢汉朝的朴直。但父亲很喜欢读《史记》,他最喜欢的人物是项羽,认为他是中国最后一位英雄,他画过《破釜沉舟》连环画。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艺术鉴赏——父亲教会我分辨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美,什么丑,坏的、丑的要回避。长年累月,通过比较形成我的审美观。”在一些评论家看来:“刘天暐书法作品大到巨幛,小至盈尺册页,都充满着手札、文稿那样的天真烂漫,真正做到了认真和率意相拥,严谨与轻松和谐。刘天暐在刻意追求书法法度的完美时,始终怀揣着一颗天真烂漫的本然之心。”

  对于近乎被市场功利左右的当今书画界来说,江宏和刘天暐的书画创作是“一肚子不合时宜”的,然而,也正是这两位“不合时宜”的书画大家心无旁骛的“吾书吾画”,却让人感受到率真境界的中国书画所具有的那份洗目畅神的功用。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www_92game_net_footer.htm